var a='www.'; var b='asiaf'; var c='inance'; var d='.cn';

亞洲財經

搜索
亞洲財經網> 亞財情報 > 專家視點

新形勢下,在“過?!笔袌鲇懮?/h3>

1個月前發布來源:蘇寧財富資訊作者:薛洪言

評論(0)瀏覽(66)

創新真的很難,我們需要借助困境的助力。組織和人都有惰性和慣性,很多時候,只有危機才是改變的推動力。所以,丘吉爾才說,“不要浪費一次好危機”。

  本文來源:微信號“蘇寧財富資訊,ID:SuningWealthInsights”,作者為蘇寧金融研究院院長助理薛洪言

  節后在家辦公,陳年的粽子、大米、堅果、食用油一點點見少,看著廚柜從擁擠變清爽,竟吃出了一種成就感,頗能體會工廠清理積壓庫存的喜悅。

  當今中國,消費品過剩早已是常態,以至于全民嘗試“斷舍離”,學著去整理“過?!?、清理“淤積”;正常消費已滿足,新增消費靠“剁手”,零售企業不得不在下沉市場、模式創新、社交營銷中刺激消費、發掘商機。

  新冠疫情,則為社會大眾提供了體會“短缺”的短暫窗口,在這個短暫的“短缺”狀態中,不知你想到了什么?

  “短缺經濟”的由來

  歷史很長,人生很短?;仡櫄v史,我國脫貧致富不過三十多年的事,可對80后、90后來講,這三十多年,幾乎就是人生的全部旅程:與GDP高速增長相伴,對消費品過剩習以為常。

  而60后、70后,童年最深刻的記憶卻是短缺,他們的童年,在改革開放前。對于改革開放前的經濟發展,林毅夫教授在《解讀中國經濟》一書中做過總結點評:

  “就重工業優先發展戰略的直接目的而言,應該說已經在很大程度上實現了最初的目標。但是,為此也付出了不少代價,最為嚴重的就是人民生活水平長期得不到提高。到了70年代末期,新中國成立30年以后,還有三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溫飽線的邊緣?!?/p>

  在林毅夫教授看來,生活物資的普遍短缺,與建國后優先發展重工業的國家戰略有關。

  重工業屬于資本密集型產業,設備依賴進口,需大量消耗外匯,發展中國家勞動力充裕,資本短缺,不具有比較優勢。為實現重工業“趕超”戰略,需人為干預市場:壓低利率,降低資金成本;高估本幣匯率,降低設備進口所需外匯;壓低人力、原材料成本,提高企業盈余。

  對要素價格的干預,需要一系列配套措施保駕護航。如壓低利率,會降低儲蓄、刺激投資,加劇資金短缺,為確保有限資金支持重工業,需采取計劃手段調配資金;壓低工資后,為保障人們基本生活需要,需壓低各種生活必需品價格,而低價格降低生產積極性導致供給不足,不得不采取配給制。

  這套組合拳下來,生活物資的短缺便成為常態?!霸薪洕w制有它的歷史由來,起過重要的積極作用,但是隨著條件的變化,越來越不適應現代化建設的要求”(1992年十四大報告語),于是,改革開放的大門打開,發展成為硬道理,通過“大膽吸收和借鑒人類社會創造的一切文明成果”,以增量帶動存量,經濟傳導機制逐步捋順。

  不過在改革開放后相當長一段時間內,中國仍一直處于“短缺經濟”的狀態,這種普遍性短缺也為大眾創業提供了機遇窗口。

  短缺經濟是企業盈利的黃金時代,“賣方市場”下,企業產什么賣什么,賣什么都賺錢;如果產品合格,做做營銷推廣就能成為著名品牌。對此,張維迎教授作過形象比喻,稱此時市場上到處都是無人的山洞,企業隨便找個洞就能當“菩薩”,自有人來進貢,賺錢很容易。

  機會無處不在,于是,就有了吳曉波在《激蕩三十年》中描述的1987年盛景,“每個人都在打聽賺錢的門道和機會,在沿海一帶,搞‘第二職業’成為一個新的時尚”。

  “手術刀不如剃頭刀,造導彈不如賣茶葉蛋”,是對那個“遍地都是商業機會”的時代的最好注腳。

  從短缺到過剩

  1979年至今,中國經濟保持了四十年的高速增長,堪稱世界經濟史上的奇跡。奇跡背后,消費、投資、凈出口三駕馬車在不同階段交替發揮主導作用,對應著經濟持續增長過程中供需結構的深層次變化。

  在這個過程中,中國經濟從“短缺”走向“過?!?。

新形勢下,在“過?!笔袌鲇懮?  src="/u/cms/www/202002/210832091jxd.png" width="600" height="341" border="0" hspace="0" vspace="0" title="" style="width: 600px; height: 341px;"/>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  以1997年為界,在此之前,雖然投資偶發性過熱,但消費一直是拉動經濟增長的主力,年均貢獻高達64%。這一階段,仍具有典型的“短缺經濟”特征,需求大于供給,消費為第一驅動力;投資的增長,主要用于緩解供給“瓶頸”(交通運輸、資源和原材料緊張),形成的產能很快會被需求消化掉。資源瓶頸和通貨膨脹,是這一階段的主要煩惱;日用品和家電廠商,是這一階段最大的受益者。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  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,外部形勢嚴峻,內部需求不振。1997年,國內95%的工業品供大于求,供給“過?!?,第一次成為迫切問題。長期受困于員工冗余、職能冗余、激勵機制缺失等問題,國有企業成為矛盾集中點。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  數據顯示,1997年,全部1.6萬戶國有工業企業中39%處于虧損狀態,全部企業盈虧相抵后仍凈虧損380億元。受此拖累,有學者估計國有銀行隱形不良率超過40%,處于“技術破產”狀態。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  為此,國家明確“國企三年脫困”計劃,一手抓國企改制夯實內功,一手抓住房改革刺激內需,疊加貸款放松,效果顯著,需求很快起來了。1999年,消費貢獻了87%的GDP增長,較1997年翻番。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  2001年,中國加入WTO,一舉打開外部市場,自此,需求再也不是問題。2002-2008年,國內制造業某種意義上再次經歷“短缺”經濟的美好時光——生產的東西不愁賣,就怕你產能不足。全中國開足馬力生產,是名副其實的世界工廠。這一時期,投資對GDP增長的年均貢獻達到49%,成為第一驅動力。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 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,出口遭遇急剎車,龐大的制造能力無處釋放,似乎突然間,我們就進入消費品過剩時代。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  消費品全面過剩,為電商崛起插上翅膀,自此,多平臺比價和常態化大促,成為消費“新常態”,互聯網,借此完成了從信息中介向交易中介的蛻變,并順便揭開金融線上化轉型的序幕。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  消費者,終于成了企業的“上帝”,得用戶者得天下。為爭奪消費者,企業用盡渾身解數;在風險資本支持下,創業者嘗試各種風口:從消費升級到消費降級,從嬰幼市場到銀發經濟,從社交拼購到直播帶貨,從現金貸款到場景分期……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  很多企業倒下了,剩下的,都在盡力適應這個“過?!睍r代。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  <strong>在“過?!笔袌鲇懮?/strong>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  過剩市場,是典型的充分競爭市場。企業在充分競爭的市場里經營,要么成本領先,要么與眾不同,做不到這兩點,必然陷入同質化的紅海。破局之路也只有兩條,要么拼命壓降成本,要么拼命研發實現差異化。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  很多微觀層面的問題,要用宏觀視角尋找答案。從宏觀視角看,上述二選一里的兩個選擇似乎都是“逆勢而行”——降成本難,創新也難。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  先看成本問題,宏觀層面的人力成本、土地成本、市場營銷費用等都是易升難降。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  人力成本不會降。提高勞動者報酬,既是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必然要求,也是消費型經濟轉型的必經之路。廉價而優質的勞動力紅利,享受過三十年,已經夠了。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  土地成本很難降。土地供給有限,就那么多,但經濟總量翻了幾番還一直在增長,怎能指望地價下降。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  市場營銷費用難降。從短缺市場到過剩市場,從區域市場到全國市場,競爭越來越激烈,營銷推廣費用也很難下降。電商崛起后,工廠直達消費者,釋放過一波“免差價”紅利,但也只是一次性紅利,很快大家又站在同一起跑線上。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  再看創新問題,宏觀層面從趕超型經濟向引領型經濟轉變,創新難度快速提升。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  創新需要研發支持,在會計核算中,研發支出有兩個選擇:費用化或資本化。若研發失敗,則歸結為成本費用;只有研發成功,才能轉化為生產力,變成為企業創造價值的無形資產。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  在趕超經濟階段,技術以引進和模仿為主,方向明確,研發創新的成功率高;而在“中國制造”向“中國智造”的轉型升級階段,需要更多原創型技術,無人區里探索,失敗率大幅提升。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  這個階段,雖然研發支出大幅提升,但能夠資本化的成果卻不會多,“一將功成萬骨枯”。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  既然是二選一,總要選一個。相比在無人區里創新,現實中,多數企業會先嘗試降成本。成本項就那么多,一項一項壓縮總會有點效果。但實踐證明,降成本的結果,往往變成競相降價,并未有效轉化為利潤。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  以國產智能手機為例,2015年之前,大家都走“性價比”路線。A廠商,營銷成本更低;B廠商,供應鏈成本更低??此贫加杏臻g,可為了做大份額,一家率先降價,迫使另一家跟進降價。結果,除了攤薄利潤,誰的份額也沒升。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  于是,變成了典型的“囚徒困境”:都不降價對大家都好,可結果是都會降價,兩敗俱傷。最終的結果是,行業成本管理越來越先進,行業利潤卻越來越薄。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  原因在于,在消費者眼中,那個時候的國產手機是無差異的過剩消費品,降價是提高甚至維持市場份額的唯一手段。2015年之后,當大家開始追求差異化創新和產品中高端定位時,整個行業才步入良性循環。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  站在全球競爭的視角,中國制造業繼續追求成本領先的空間已經不大。畢竟,人力成本在不可逆地上升時,通過管理降成本,再努力也比不上把生產線設在東南亞。所以,能做的,其實只有一條路,通過創新推動產品升級,契合消費升級的大趨勢。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  <strong>創新致勝</strong>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  人力、土地、資本都是有限的,只有技術創新是無止境的。給定一個時間段,人力、土地、資本變化緩慢,也只有技術創新才是決定增長的唯一原因。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  在《世界經濟千年史》中,經濟史學家安格斯·麥迪森曾公布一組數據: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  “18世紀以前的一兩千年,最發達的歐洲國家年人均收入增速僅為0.05%,1400年翻一番;工業革命之后,人均增速提升至1%,70年翻一番;20世紀提升至2%,35年翻一番?!?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  從1400年到35年的跨越,靠的是技術進步。林毅夫教授認為,工業革命前后,技術發明方式出現重大變革,從經驗型發明變成實驗型發明。一個科學家在實驗室里一年的實驗次數,可能是幾千個工人和農民一輩子嘗試改變的總和,創新密度大幅增加,技術進步指數級提升,推動經濟跨越式增長。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  所以,創新很重要,科技是第一生產力。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  創新,既是一種外部環境供給,比如人才素質、科研環境、專利保護等;也是一種內源性努力,如戰略導向、研發投入、人才結構等。適應經濟高質量發展要求,國家層面正著力優化創新環境,如嚴查學術不端、推動基礎教育改革等;企業層面,也終于在持續的經濟下行環境下,逐漸拋卻“追風口”的浮躁,回歸本業、科技致勝。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  但是,創新真的很難,我們需要借助困境的助力。組織和人都有惰性和慣性,很多時候,只有危機才是改變的推動力。所以,丘吉爾才說,“不要浪費一次好危機”。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  疫情在繼續,生活在繼續,挑戰也在繼續。我們能做的,只有更努力。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  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楷體, 楷體_GB2312, SimKai;"><strong>參考資料:</strong></span>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楷體, 楷體_GB2312, SimKai;"><strong>  1、吳敬璉、厲以寧、林毅夫等,《讀懂中國改革4:關鍵五年2016~2020》,中信出版社,2016。</strong></span>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楷體, 楷體_GB2312, SimKai;"><strong>  2、林毅夫,《解讀中國經濟》,北京大學出版社,2012。</strong></span></p><p style="text-align: center;"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楷體, 楷體_GB2312, SimKai;"><strong><img alt=



  關鍵時刻,如何應對

  加入亞洲財經財富信息分享群

新形勢下,在“過?!笔袌鲇懮?  src="/u/cms/www/202002/20103006ed5o.jpg" width="150" height="149" border="0" hspace="0" vspace="0" title="" style="width: 150px; height: 149px;"/></strong></span>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 text-align: center;"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楷體, 楷體_GB2312, SimKai;">  <strong>健康 | 財產 | 工作 | 生活</strong></span></p><p style="margin-bottom: 15px; line-height: 1.75em;"><br/>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楷體, 楷體_GB2312, SimKai;"></span></p>
			</div>

			<!-- 文章打評 -->
			<div class="article-pf mt20 clearfix bc">
				<div class="tc fl" onclick="af.contentUps(

0
好文
0
太水

推廣達人 工資福利

亞洲財經

精彩評論

用戶頭像
表情 評論還可以輸入320

查看更多>>

內容推薦

回到亞財情報

情報速遞

熱評機構

金三角數字產業基地

專家視點

亞財推薦

閱讀排行

  • 周榜
  • 月榜

什么值得買

亞財互金E周刊 互聯網金融領域最具影響力刊物

现在做什么赚钱